executive

回看我之前的lofter


原来我也是写过


相信我身边的人都是好人,每个人的存在都是美好与奇迹


这种话的人啊(笑


那么现在的我呢,怎么就变得内心只有黑暗了啊

“师尊可千万不要再拒绝我了。”

     渣反原文有一段系统惩罚沈老师送沈老师去一个空间见原装洛冰河,

洛冰河双手拢在袖子里,莞尔道:“沈清秋,你怎么在这儿?”

    好吧,沈清秋能确定了,面前的,绝逼不是这个世界的洛冰河!

    洛冰河对他都是师尊前、师尊后,叫得蜜里调油,根本不敢这样直呼名字,更不会用这么随便的口气。

    反正是惩罚程序,应该死不了。这么一想,沈清秋稍微放松了点。

    他镇定道:“这里是清静峰。”

    洛冰河看了看四周:“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了。”

    为什么想不起来!

    如果这个真是原著的洛冰河,清静峰不正是他一把火烧成这样的吗!

    沈清秋道:“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洛冰河耸肩:“不清楚。”

    然后,他对着沈清秋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

    这种笑容,就像是他养了一条狗,有一天忽然发现这条狗会说人话。沈清秋被他看得毛骨悚然。


    洛冰河道:“你不怕我了?”

    外面那个,不怕。里面这个,怕!!!

    洛冰河对他举起一只手:“过来。”

    如果是原装货,被黑化后的洛冰河这么一招手,绝对就怕得要死乖乖过去了,沈清秋才不想这么傻逼。

    刚一转身,那道黑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去路,只差不到几寸便要撞上。沈清秋猛地撤步后退,险些仰面栽倒。洛冰河伸出两指,扯了下他的衣袖,把他拉了回来,温和地说:“跑什么呢?”

     仔细看看原文会发现,这里原装洛冰河对沈清秋的态度很是诡异啊,举起一只手说过来什么的,这种招呼宠物的方式而且这么习惯,拉过袖子说你跑什么。我觉得真的很宠物的感觉啊。

有个猜想,在沈清秋落到洛冰河手里之后,洛冰河肯定想尽办法各种蹂躏折磨小九,所以小九应该是很怕洛冰河的而且有一段时间或者被折磨久了之后都很听冰哥的话了,怎么那么像调教。

洛冰河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皱眉道:“你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你真是沈清秋?”

    沈清秋眨了眨眼,心中燃起一丝希望。洛冰河凝视着他的脸,似乎略感困惑,慢慢握住了他的右手。

    他的手掌一如既往,干燥又冰凉,沈清秋心中微动,刚想说点什么,忽然,右肩一凉。

    那一瞬间,沈清秋并没有右手臂从肩膀脱离的感觉,只是看着一条东西飞了出去,半边身子变轻了,还迷迷茫茫的,没反应过来。

    直到毁天灭地的剧痛猛地蹿过他全身和大脑。

    洛冰河生生把他的右手臂扯了下来!

    受到巨创,沈清秋的躯体自发反弹出一波灵力,被洛冰河拍了一掌,立即溃不成军。

    喷涌的鲜血完全止不住,沈清秋头昏眼花,可能听到有人在惨叫,也可能没听到,耳鸣太尖锐,他不清楚,只想着赶快从眼前这个人面前逃开!

    他踉跄着倒退,没退几步,绊到地上的焦竹残根,整个人仰面倒了下去。

    断臂的疼痛太惨烈,以至于后脑摔地的感觉都被忽略了。洛冰河从容地随了上来,这次,轻轻抚上了他的一只小腿。

    人棍!

    洛冰河现在是打算把他做成人棍!

    沈清秋疼得呼吸都困难,用剩下那只手臂抓住他,胡乱摇头,上气不接下气道:“别……别……”

    别用这张脸做这种事。

    洛冰河单手把沈清秋牢牢按在地上,目光几乎可以说是款款深情。

    他柔声道:“师尊可千万不要再拒绝我了。”


    刹那间,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左腿根部迅速蔓延遍布全身。

    沈清秋忍无可忍,厉声惨叫起来!

     前面在洛冰河还没发现沈清秋的异常(非原装)的时候两个人还你追我跑玩的好好的,然而一发现“你真的是沈清秋?”就开始手撕四肢了,还有最后的“师尊可千万不要再拒绝我了。”怎么想都觉得有猫腻啊。所以就算前面说的之后小九都很听冰哥的话很怕冰哥,但是一直在拒绝冰哥,可是在拒绝什么呢?而且应该是因为这个拒绝冰哥求而不得才撕了九妹的四肢?而且这里用的是拒绝,拒绝这个词也很暧昧啊。

     当然以上都是猜想,但是不妨碍脑补出一出大戏,什么冰哥抓到九妹之后各种调教,好不容易听话了觉得现在你沈清秋就是我洛冰河的狗了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了,然后九妹又因为什么事情拒绝/忤逆了冰哥,冰哥一气之下就撕了九妹四肢,让他永远不能反抗,只能留在自己身边什么的。

      哇,不行,这样的冰哥好可怕,九妹太可怜的。。

NOTE Justis01

Justis

2017.1.22

01

-Consequentialist-locates morality in theconsequences of an act,in the state of the rule that we resolve from the thingyou do

-Catagorical-locates morality in certain absoluteduties and rights,regardless the consequences

02

philosophy of Utilitarianism(功利主义哲学)

Jeremy Bentham,18th centuryEnglish pholitical philosopher

his essential idea:the right thing,the justthing to do is to maximize utility(效用最大化为正确公正)

slogan:the greatest good for the greatestnumber

case:Queen versus Dudley and Stephens

         morally permissibe or not?

        defense:you’veto do what you’ve to do,to survive and who knows what will happen in thefuture.

        From utility,consider

        {have to donecessity,the dire circumstances;

         number matters,

         the wider effect matters:their family,dependents

       addup:caculate the balance of happiness and suffering,maybe is right}

 

     prosecution:1.inwhatever situation,we don’t have the power to take other people’s fate into ownhands

                          2.murder is murder,in any case(whymurder is catagorically wrong?)

SUPPOSE:

     #1.if it’s a self-sacrifice,wouldmake it permissible in morally?)

     #2.What aboulottery?)

 

QUSETIONS : 

#1.Why murder is catagorically wrong?

 #2.becausewe have certain fundamental rights? 

        AND Do we have certain fundamental rights?

#3.Doesa fair procedure justify any result?

#4.Whatis the moral work of consent?    

 

MY OPINION://”murder is murder”

 

TBC


人言可畏
网络给了所有人躲在屏幕后面表达自己思想的途径和平台,但是相应的泉圝利对于相应的义务,当人们在网络上享受言圝论自圝由时,希望不要忘了其对应的义务。伤人而不自知,其实是很可怜的。
人们总是只愿意看到他们想看的,听到他们想听的,用主观臆断遮盖客观事实,逃避问题本质而拒绝沟通与理解,这其实也是很懦弱的。
其实本质上你们只是再找共鸣qiú报团,希望qiú得认同自己的人,努力说服他人而已,能得到的或许更多的只是自我满足bà了。真正希望解决问题的人不会跳拖问题顾左右而言其他。
有些事情我不必参与,然而我参与了,我不qiú结果,只是想印证是不是不管处于什么位置,哪个时代,哪个圈子,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其实也是因为我我最近的心境吧,浮躁而浅薄。看着自己心绪的起伏,我对自己感到失望。
我一向愿意以最大的善意揣测他人,我一向坚持人性本善,以理为据,一向觉得人是可以理性沟通的。即使是现在也从未改变,我只希望人们之间能多点善意的交liú与相互理解,特别是在网络上,面对你没有真圝实接圝触过的人,仅仅因为一句一字而定位他人是很不合适的,因为那仅仅是你的主观,而将其强加于他人就更是错误了。
è意揣测定位他人,还发布于网络的,其实可以构成造谣了。
人们往往忽略了网络的力量,并不是私人博客就是真正的私人了,都是有一定传播率的,任何时候都可能bào发,更何况如今的人们更倾向于去挖掘这些一时的心情而加以利圝用。
人们总是健忘的,有的人不会记得自己当初的心情和说过的话,特别那些伤人的话,但确是落了他人口舌。其实我一直觉得,在一个公圝众平台对他人言之凿凿不加认证,既不尊重他人也是对自己的损害,只是很多人无fǎ圝理解这点。
然而,网络社交基础之一便是心情之说随心而言,这是公圝众的平台又如何能不说呢?这其实也是一个悖论了,无fǎfǎ与规无fǎ做到规范人心与所言,因为思想的无限可能性。要我说,能做到的,或许只是è意的话,少说,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难也不难。
人们果然始终是社圝会性动物,无论什么时候,即使现在基于网络,依旧喜欢抱团,这是动物的本性,无可厚非,社交是必须的和不可逃避的。没有人能真正孑然独圝立。但是我希望看到的团体不是为一时的情绪冲动,那样的团体脆弱不堪甚至没有圝意义。
人生而独圝立,生而平等,生而自圝由,然而这些都是相对的,有条件的而不是绝对的,无条件的。不要放大自己的泉圝利去伤害他人,损人不利己。
人之所以会吵架,或许是因为一方向另一方的感情宣圝xiè,导致另一方的感情宣圝xiè然后又反馈到一方,只要双方沉溺在情绪中,这就是个sǐ循环,因为这仅仅是一场感情的宣圝xiè而不是讨论,所以没有理智与逻辑。
这些只是我遇事的随想,杂乱无章并且毫无逻辑可言
我相信我身边都是美好的人,他们的存在就是美好与奇迹。

如今我写下这段话,仅希望自己不忘初心吧,希望自己始终带着这份天真吧,我知道或许我这样在社圝会或许会遭遇什么,不希望洁身自好,我办不到,只希望为以后的我提个醒,睁眼看看自己,看看身边那些陪伴你为你付出的人。

不明白LOFTER的G点啊😂😂😂
我这么积极向上爱世界爱党的言论都有敏感词??
真 一脸蒙逼

让我炸一下吧,,,啊!!
跪下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