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ecutive

人言可畏
网络给了所有人躲在屏幕后面表达自己思想的途径和平台,但是相应的泉圝利对于相应的义务,当人们在网络上享受言圝论自圝由时,希望不要忘了其对应的义务。伤人而不自知,其实是很可怜的。
人们总是只愿意看到他们想看的,听到他们想听的,用主观臆断遮盖客观事实,逃避问题本质而拒绝沟通与理解,这其实也是很懦弱的。
其实本质上你们只是再找共鸣qiú报团,希望qiú得认同自己的人,努力说服他人而已,能得到的或许更多的只是自我满足bà了。真正希望解决问题的人不会跳拖问题顾左右而言其他。
有些事情我不必参与,然而我参与了,我不qiú结果,只是想印证是不是不管处于什么位置,哪个时代,哪个圈子,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其实也是因为我我最近的心境吧,浮躁而浅薄。看着自己心绪的起伏,我对自己感到失望。
我一向愿意以最大的善意揣测他人,我一向坚持人性本善,以理为据,一向觉得人是可以理性沟通的。即使是现在也从未改变,我只希望人们之间能多点善意的交liú与相互理解,特别是在网络上,面对你没有真圝实接圝触过的人,仅仅因为一句一字而定位他人是很不合适的,因为那仅仅是你的主观,而将其强加于他人就更是错误了。
è意揣测定位他人,还发布于网络的,其实可以构成造谣了。
人们往往忽略了网络的力量,并不是私人博客就是真正的私人了,都是有一定传播率的,任何时候都可能bào发,更何况如今的人们更倾向于去挖掘这些一时的心情而加以利圝用。
人们总是健忘的,有的人不会记得自己当初的心情和说过的话,特别那些伤人的话,但确是落了他人口舌。其实我一直觉得,在一个公圝众平台对他人言之凿凿不加认证,既不尊重他人也是对自己的损害,只是很多人无fǎ圝理解这点。
然而,网络社交基础之一便是心情之说随心而言,这是公圝众的平台又如何能不说呢?这其实也是一个悖论了,无fǎfǎ与规无fǎ做到规范人心与所言,因为思想的无限可能性。要我说,能做到的,或许只是è意的话,少说,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难也不难。
人们果然始终是社圝会性动物,无论什么时候,即使现在基于网络,依旧喜欢抱团,这是动物的本性,无可厚非,社交是必须的和不可逃避的。没有人能真正孑然独圝立。但是我希望看到的团体不是为一时的情绪冲动,那样的团体脆弱不堪甚至没有圝意义。
人生而独圝立,生而平等,生而自圝由,然而这些都是相对的,有条件的而不是绝对的,无条件的。不要放大自己的泉圝利去伤害他人,损人不利己。
人之所以会吵架,或许是因为一方向另一方的感情宣圝xiè,导致另一方的感情宣圝xiè然后又反馈到一方,只要双方沉溺在情绪中,这就是个sǐ循环,因为这仅仅是一场感情的宣圝xiè而不是讨论,所以没有理智与逻辑。
这些只是我遇事的随想,杂乱无章并且毫无逻辑可言
我相信我身边都是美好的人,他们的存在就是美好与奇迹。

如今我写下这段话,仅希望自己不忘初心吧,希望自己始终带着这份天真吧,我知道或许我这样在社圝会或许会遭遇什么,不希望洁身自好,我办不到,只希望为以后的我提个醒,睁眼看看自己,看看身边那些陪伴你为你付出的人。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