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ecutive

“师尊可千万不要再拒绝我了。”

     渣反原文有一段系统惩罚沈老师送沈老师去一个空间见原装洛冰河,

洛冰河双手拢在袖子里,莞尔道:“沈清秋,你怎么在这儿?”

    好吧,沈清秋能确定了,面前的,绝逼不是这个世界的洛冰河!

    洛冰河对他都是师尊前、师尊后,叫得蜜里调油,根本不敢这样直呼名字,更不会用这么随便的口气。

    反正是惩罚程序,应该死不了。这么一想,沈清秋稍微放松了点。

    他镇定道:“这里是清静峰。”

    洛冰河看了看四周:“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了。”

    为什么想不起来!

    如果这个真是原著的洛冰河,清静峰不正是他一把火烧成这样的吗!

    沈清秋道:“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洛冰河耸肩:“不清楚。”

    然后,他对着沈清秋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

    这种笑容,就像是他养了一条狗,有一天忽然发现这条狗会说人话。沈清秋被他看得毛骨悚然。


    洛冰河道:“你不怕我了?”

    外面那个,不怕。里面这个,怕!!!

    洛冰河对他举起一只手:“过来。”

    如果是原装货,被黑化后的洛冰河这么一招手,绝对就怕得要死乖乖过去了,沈清秋才不想这么傻逼。

    刚一转身,那道黑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去路,只差不到几寸便要撞上。沈清秋猛地撤步后退,险些仰面栽倒。洛冰河伸出两指,扯了下他的衣袖,把他拉了回来,温和地说:“跑什么呢?”

     仔细看看原文会发现,这里原装洛冰河对沈清秋的态度很是诡异啊,举起一只手说过来什么的,这种招呼宠物的方式而且这么习惯,拉过袖子说你跑什么。我觉得真的很宠物的感觉啊。

有个猜想,在沈清秋落到洛冰河手里之后,洛冰河肯定想尽办法各种蹂躏折磨小九,所以小九应该是很怕洛冰河的而且有一段时间或者被折磨久了之后都很听冰哥的话了,怎么那么像调教。

洛冰河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皱眉道:“你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你真是沈清秋?”

    沈清秋眨了眨眼,心中燃起一丝希望。洛冰河凝视着他的脸,似乎略感困惑,慢慢握住了他的右手。

    他的手掌一如既往,干燥又冰凉,沈清秋心中微动,刚想说点什么,忽然,右肩一凉。

    那一瞬间,沈清秋并没有右手臂从肩膀脱离的感觉,只是看着一条东西飞了出去,半边身子变轻了,还迷迷茫茫的,没反应过来。

    直到毁天灭地的剧痛猛地蹿过他全身和大脑。

    洛冰河生生把他的右手臂扯了下来!

    受到巨创,沈清秋的躯体自发反弹出一波灵力,被洛冰河拍了一掌,立即溃不成军。

    喷涌的鲜血完全止不住,沈清秋头昏眼花,可能听到有人在惨叫,也可能没听到,耳鸣太尖锐,他不清楚,只想着赶快从眼前这个人面前逃开!

    他踉跄着倒退,没退几步,绊到地上的焦竹残根,整个人仰面倒了下去。

    断臂的疼痛太惨烈,以至于后脑摔地的感觉都被忽略了。洛冰河从容地随了上来,这次,轻轻抚上了他的一只小腿。

    人棍!

    洛冰河现在是打算把他做成人棍!

    沈清秋疼得呼吸都困难,用剩下那只手臂抓住他,胡乱摇头,上气不接下气道:“别……别……”

    别用这张脸做这种事。

    洛冰河单手把沈清秋牢牢按在地上,目光几乎可以说是款款深情。

    他柔声道:“师尊可千万不要再拒绝我了。”


    刹那间,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左腿根部迅速蔓延遍布全身。

    沈清秋忍无可忍,厉声惨叫起来!

     前面在洛冰河还没发现沈清秋的异常(非原装)的时候两个人还你追我跑玩的好好的,然而一发现“你真的是沈清秋?”就开始手撕四肢了,还有最后的“师尊可千万不要再拒绝我了。”怎么想都觉得有猫腻啊。所以就算前面说的之后小九都很听冰哥的话很怕冰哥,但是一直在拒绝冰哥,可是在拒绝什么呢?而且应该是因为这个拒绝冰哥求而不得才撕了九妹的四肢?而且这里用的是拒绝,拒绝这个词也很暧昧啊。

     当然以上都是猜想,但是不妨碍脑补出一出大戏,什么冰哥抓到九妹之后各种调教,好不容易听话了觉得现在你沈清秋就是我洛冰河的狗了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了,然后九妹又因为什么事情拒绝/忤逆了冰哥,冰哥一气之下就撕了九妹四肢,让他永远不能反抗,只能留在自己身边什么的。

      哇,不行,这样的冰哥好可怕,九妹太可怜的。。